姜克雋:“十四五“中國無需新增煤電裝機


來源:能源雜志   時間:2019-11-27 15:24:21


北極星火力發電網訊:中國的煤電產業正處在一個十字路口。中國擁有全球最大規模的煤電裝機,但在能源低碳轉型潮流中,正處于大面積虧損的窘境。“十三五”已至收尾之年,“十四五”煤電的定位和走向,將很大程度決定中國煤電產業的生存狀況。

姜克雋是發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源系統分析研究員,長期從事能源、環境以及氣候變化領域的研究。

(來源:微信公眾號“能源雜志” ID:energymagazine 作者:沈小波)

今年4月開始,姜克雋代表發改委能源所,與美國馬里蘭大學合作,進行中國煤電退出的研究,相關報告預計將于明年初面世。

與幾大電力咨詢機構觀點相左,姜克雋認為,“十四五“期間,中國完全不需要新增煤電裝機,到2050年,中國煤電發電量也將趨近于零。

姜克雋并不認為他在唱衰煤電。他表示,全球能源低碳轉型的潮流不可抵擋,中國煤電產業越早認識到這一趨勢,并及早布局調整,才可能在未來改善經營狀況;逆勢投資煤電,最終遭殃的是煤電企業自身,未來將面臨更嚴峻的生存挑戰。

《能源》:根據您的研究,您認為煤電在“十四五”以及中長期將扮演一個什么樣的角色?

姜克雋:我認為中國煤電在“十四五”期間不需要新增煤電機組就可以實現電量和系統的需求,煤電機組內部結構可以有變化,但總裝機量可以不增加。

從中長期角度看,煤電將逐漸退出歷史舞臺。預計到2050年,煤電的發電量將趨近于零,裝機總量將小于2億千瓦。

中國煤電機組的壽命往往在20多年就被淘汰。我們給煤電機組設置了一個更寬松的壽命參數,將中國煤電的生命周期設置為35年。

《能源》:這是一個市場自然淘汰的過程,還是政策強制的結果?

姜克雋:從市場自發選擇的角度看,隨著風電、光伏的技術發展,度電成本不斷下降,現在正在風、光平價最后的沖刺階段,預計光伏將在2022年前實現發電側平價上網,風電還要更早一些,煤電的經濟性很快將會喪失。

從氣候變化的角度,全球也不允許再發展更多的煤電機組。中國承諾2030年碳排達峰,目前經過重新測算,如果2030才實現碳排達峰,很難實現《巴黎協定》提出的“將全球平均氣溫較工業化前水平升高控制在2攝氏度之內”的目標,現在正在要求各國修改承諾,未來中國煤電很可能面臨更嚴峻的碳排約束。

從環境污染的角度,中國煤電機組也會面臨更嚴格的環境指標。今年1-10月,北京的PM2.5累計濃度41微克/立方米,比之前重度霧霾期間有了非常大的水平下降,但中國空氣治理是一個長期過程,要向發達國家看齊,世界發達國家大型城市PM2.5濃度在20微克/立方米以下,空氣治理會給煤電帶來更嚴苛的排放標準。

我現在擔心的是,在這樣的大趨勢之下,煤電企業還逆勢投資,最后的結果可能就是投資收不回來。

《能源》:目前煤電已經宣稱實現了“超低排放”,和天然氣的排放相同,將來還要實現“近零排放”,碳排可以使用CCS(碳捕捉與存儲)技術。

姜克雋:首先這里面存在概念的混淆。煤電機組實現“超低排放”,達到了天然氣的排放標準,并不等于達到了天然氣的排放值,排放標準是環保部設置的排放的底線目標,在實際使用中,天然氣燃燒的排放值是遠低于環保部設定的標準的,即使“超低排放”,煤電機組的排放也要比天然氣聯合循環發電高。

我很贊同煤電發展“近零排放”,這也是將來煤電機組在更嚴格的環保政策下生存的必由之路,但是這將帶來更高的成本增加,使得煤電相對風、光的經濟性更快的喪失。

另外,現在談煤電靈活性改造,為電力系統調峰,這與“超低排放”、“近零排放”在技術上是沖突的,為降低排放,煤電機組附加的環保設備需要機組穩定運行,如果煤電機組出力變動頻繁,會帶來排放增加。

目前大家關注煤電的環境污染,主要通過環保部政策強制約束的排放物來評價,實際在這些排放物之外,煤電產生的污染物還有幾十種,由于中國煤電裝機總量巨大,這些排放物的總排放量也非常驚人,其中比較有代表性的是汞的排放,汞排放會很快成為約束性指標。

從碳排的角度,煤電無需增量,存量部分將逐步增加CCS裝置,這同樣帶來煤電成本增加,會導致煤電很快喪失經濟性。

《能源》:你談到經濟性,你設置的煤電的壽命是35年,可是煤電機組實際使用壽命可以到50甚至60年,如果推后退役時間,煤電經濟性如何?

姜克雋:煤電機組的折舊一般是15年,折舊完成后,煤電的電價將會非常便宜,風、光短期內很難趕上。

這就需要發揮政策的強制作用。如果煤電機組保持長壽命運行,將在氣候變化和環境污染方面帶來惡性影響,妨礙氣候和環境目標的實現。

《能源》:美國已經宣布退出《巴黎協定》了,有觀點認為中國也無需嚴格遵守,煤電因此也可以獲得發展空間,你怎么看?

姜克雋:這是一個非常不負責任的觀點。美國政府退出《巴黎協定》,但在美國企業界,煤電的退出是共識,美國已經很多年沒有新增煤電機組,同時風電、光伏的裝機還在快速增長。

美國的企業家很多是企業戰略家,對未來能源的發展趨勢獨立作出判斷,不會盲目跟著政府走。

如果我們還沉浸在發展煤電的短視思維中,最終煤電企業的投資將收不回來,買單的還是煤電企業自身。

《能源》:目前有一種流行的觀點是,隨著調峰需要增加,繼續要新增煤電機組來滿足調峰需求。

姜克雋:我同意煤電機組作為調峰使用,在現階段下,煤電相比其他調峰資源具有經濟性,但需不需要增量,這是一個我們究竟需要多少調峰資源的問題。

根據我們的研究,考慮到煤電機組的靈活性改造,5億千瓦煤電裝機足以滿足“十四五”甚至更長期的調峰需求,現在煤電機組都快到11億千瓦了,完全不需要再新增煤電機組了。

《能源》:目前煤電行業處于亞健康的狀況,大面積虧損,如何處置呢?

姜克雋:煤電行業的發展事關電力系統的安全,也關系到百萬從業人員的生計,以及社會穩定,政府部門不會坐視不管。

我們的研究是,按照一個煤電行業正常經營水平的年份作為參照系,為現在的煤電行業設置補貼總量,補貼再根據煤電退出或者調峰進行補償,保證煤電機組發電小時降到3000小時也可以盈利。

我們建議對煤電機組的補貼進行區別對待,2016年之前的,國家對煤電機組負有責任,2016年之后投產的煤電機組,屬于國家三令五申不要投資煤電,仍然頂風上馬的機組,應由他們自尋出路。

《能源》:能源研究所隸屬于發改委,你的研究有多大可能會成為政策呢?

姜克雋:我們2000年之后的研究基本都成為了政策。關于煤電退出,目前只是我們的研究,我們也在和發改委、能源局各部門進行積極的交流,發改委、能源局各部門之間的觀點也不一致。

不過政策的出臺也要建立在科學、理性的基礎上,從全球來看,能源的低碳轉型勢不可逆,這不僅是氣候、環境倒逼的轉型,也是市場自發的經濟選擇,煤電行業不應做“鴕鳥”,頭埋在沙里,還指望大發展煤電,這不現實,應早日認清現狀,早做打算。


  版權及免責聲明:凡本網所屬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環球光伏網”,違者本網將保留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力。凡轉載文章,不代表本網觀點和立場。

延伸閱讀

最新文章

2019年1—10月份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下降2.9% 2019年1—10月份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下降2.9%

精彩推薦

產業新聞

PPT丨我國能源轉型與電力系統變革 PPT丨我國能源轉型與電力系統變革

熱門推薦

双色球推荐号码2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