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首富隱憂重重:從賣眼鏡到身家230億,如今債務壓頂面臨挑戰


來源:市界   時間:2019-11-27 12:01:53


2019年胡潤富豪榜上黃偉、李萍夫婦以230億財富,排行胡潤百富第136位。而去年兩人的資產為330億元,名列溫州首富,一年的時間資產縮水三分之一,側面折射了新湖系的日子并不好過。

文李曙光 秦曉鵬

“327國債”的魔咒在不斷應驗,今年8月末大佬戴志康自首之后,被認為是當年為數不多的幸免大佬——新湖系黃偉也陷入窘境。

24年前的“327國債”事件,以中經開為首的做多集團,精準預測政策走向,使得做空的萬國證券虧損56億元,做多集團中,中經開獲利72億元,也促成了一大批千萬、億萬富翁。

其中以北京人魏東、上海人周正毅、四川人劉漢、遼寧人袁寶璟獲利最多,后來這四人盡皆成為中國金融市場攪動巨浪者,但卻無一有好結局。

做多方中除此四人外,亦風云輩出,其中市場傳聞戴志康在此役中賺了600萬,新湖系締造者、魏東密友黃偉,亦有巨額財富進賬,完成原始積累。

今年九月份,證大集團董事長戴志康因旗下公司涉嫌非法集資,投案自首。新湖系雖然一直隱秘發財,但今年截止到11月26日,有455家房企破產,新湖系的主業房地產亦承壓,其對外投資也風波不斷,資金壓力明顯。

溫州首富黃偉一直被認為眼光卓越,能提前看透市場走向并布局。然而中國的系族生態近年來屢屢驚變,系族大佬們開始面臨新的考驗。

01

低調首富

“他低調而神秘,身為首富外界只聞其名不見其人。他是幕后高手,指揮操盤數不清的資本運作。”

2010年被授予“十大2010世界溫州人年度人物”時,新湖系創始人黃偉的頒獎詞上這樣寫道。

作為溫州首富,黃偉名聲在外,但為人極其神秘低調。公開報道中鮮少能見到黃偉的身影,近年來能看到的主要是作為校友對溫州大學進行捐贈的新聞。

在經商氛圍濃厚的溫州,首富黃偉是創業的完美范本,善于把握機會,從眼鏡店、股票、期貨,到房地產 、礦業,再到科技金融。

上世紀90年代下海潮興起,黃偉從黨校教師的崗位上辭職下海,選擇在杭州國際大廈租柜臺賣眼鏡,攢到第一桶金。

1992年中國資本市場按下啟動鍵,黃偉又靠著倒賣“股票認購證”賺得盆滿缽滿。“股票認購證”類似于當時股市里的“糧票”,起初每本30元,需憑證參加股票購買搖號,中號的人方能買股。

彼時股市初生,大多人在觀望猶疑,沒人會覺得這種東西有什么價值。

后來中國股市連番塑造暴富神話,人們意識到股票的價值和玩法,認購證價格水漲船高,一本炒到了幾千元,甚至萬元,奇貨可居,黃偉借此爆賺數百萬元(市場傳聞是八百萬元),完成了原始資本積累。

其后,黃偉嗅到了房地產行業的機會,1994年先后創立浙江新湖集團股份有限公司(新湖集團)、寧波嘉源實業發展有限公司、浙江新湖房地產集團有限公司(新湖房產)。

2000年開始,黃偉頻繁操作,收購上市公司。新湖入主之后,裝入旗下的房地產公司,變其主業為地產業務。最終手握新湖中寶和哈高科兩家上市公司。

財富數字滾雪球,黃偉一直隱匿其后,曾有報道援引黃偉身邊人稱:黃偉一輩子都不可能接受記者的采訪。

資本系大佬好像都偏愛悶聲發財,不到必要時候絕不出來發聲。

02

新湖成系

在探尋黃偉發跡和新湖系版圖成型的過程中不得不提到已故的涌金系大佬魏東。

魏東在知名的“327國債”事件上,是“中經開”的主要戰力。在這一戰中,中經開獲利72億元,魏東的跟風盤獲利大概2億元-3億元。黃偉作為魏東陣營大佬亦獲利頗豐。在很多報道的描述中,黃偉與魏東關系密切。

涌金系以九芝堂、千金藥業等上市公司為核心形成醫藥產業體系,并擁有國金證券、云南國際信托等為核心的金融機構,產融結合的構架明晰。

新湖系版圖與涌金系有異曲同工之妙。

整個新湖系呈現一種正金字塔結構。黃偉在金字塔尖,上市公司新湖中寶、哈高科,以及曾經的新三板公司湘財證券為主要的資本運作平臺,這是整個新湖系的主干。圍繞著主干,新湖系形成一條腿金融,一條腿地產的格局。

總體來看,新湖系的房地產主業并不突出。

尤其是哈高科,新湖系入主以來,哈高科一直沒有核心的優質資產。

在2013年以前,哈高科原本的大豆主業收入萎縮趨勢明顯,但仍是收入的中堅力量。房地產業務除2007年以外,幾乎沒有超過1億元,甚至有一年收入為0。

2013年至2015年,大豆業務有全面退出之勢,而房地產業務仍然“佛系”,一個“松花江·尚”項目吃了三年。

這么多年,新湖系對待哈高科頗有“養殼”的態度。

新湖系在資本市場上的操作內核更像一家PE公司。黃偉善于進行股權投資,更傾向于做財務投資人,在PRE-IPO項目中收獲頗豐。無論是突擊入股還是參與增發,不少擬上市公司、上市公司背后都可以看到新湖系身影,在資本市場出鏡率頗高。

金洲管道、貝因美、金河生物、大智慧、中泰股份等公司上市背后均有新湖系身影。新湖系所投的傳統企業多來自于浙江本地。

2012年,新湖系在金融科技領域廣泛撒網,既投資了萬得這類的金融軟件公司,也布局區塊鏈、互聯網金融等概念。對于看中的投資標的,新湖系操作頗為兇猛。

2018年3月,新湖中寶入局區塊鏈概念的趣鏈科技。三個月內,幾度追加投資,持股比例從不到4%增加到49%,趣鏈的估值更是從5億元一口氣翻三倍至15億元。

趣鏈科技2017年營收不足190萬元,凈虧損1500萬元,估值卻能迅速升至15億元,這波操作直接引發上交所關注:對標的公司估值情形提出質疑。

不過新湖系的股權投資并非百發百中,投資收益不及預期也給自己的資金鏈帶來壓力。所投企業的風吹草動更是直接影響新湖系上市公司的市場表現。

一個多月前,51信用卡催收風波引發行業震動,新湖中寶是占其股本21.83%的第二大股東,備受爭議。

03

金融輸血?

黃偉熱衷于投資金融機構。

在新金融之外,黃偉早已打造了一個金融帝國。不僅涉及銀行(中信銀行、盛京銀行、溫州銀行)、證券(湘財證券)、期貨(新湖期貨)、保險(陽光保險),新湖系還與中植系合作了財富管理公司新湖財富。

新湖系偏愛城商行,黃偉染指的城商行前前后后包括吉林銀行、成都農商行、盛京銀行、溫州銀行,這些城商行均有過IPO傳聞,不過吉林銀行、成都農商行早在2013年已經脫手,一共賺了2.5億元。

2013年、2017年,新湖中寶兩次出擊,成為自己家鄉溫州銀行的最大單一股東,溫州銀行幾次輾轉,在2019年又開啟了IPO征程,不過情況并不樂觀。

新湖系絕對控股的湘財證券是黃偉金融大廈中最重要一環。

自從2007年控制湘財證券以后,新湖就致力于將后者推上市。在此過程中,重組、IPO、借殼多種方式挨個兒上場,資產騰挪打好輔助配合。

湘財證券尋求A股上市的第一站是大智慧。2014年8月,新湖系意圖將湘財證券以被并購的方式置入大智慧之中,2016年3月,因大智慧被立案調查,重組落敗。

即使沒有立案調查,重組可能也難如愿。因為規定對于證券公司的法人股東有持續盈利的要求,而大智慧2012年巨虧,并不合格。

失敗之后,新湖系做了兩手準備,一邊讓湘財證券獨立IPO,一邊將哈高科升級為備胎。

為了讓哈高科當好備胎,滿足持續盈利的要求,新湖系給哈高科裝入一家公司,幫助哈高科實現連續三年盈利。而一切準備就緒后,哈高科又將置入的公司置出體外,以滿足權益性投資余額不超過其凈資產40%的要求。

為了將湘財證券推上市,新湖可謂不遺余力。

金融牌照資源豐富,增加了新湖系的資金騰挪空間,形成一條“輸血”通道,從最近的一次監管處罰中可以看出端倪。

今年7月初,溫州銀行收到了8張監管罰單,罰單開具的理由包括:

“對主要股東、關聯方授信集中度管理嚴重不審慎;對關聯方融資業務管理不到位;對單一集團客戶授信余額管理嚴重不審慎;為企業收購商業銀行股權提供融資支持;……以‘明股實債’形式為房開企業提供用于繳納土地款的融資支持”。

直指溫州銀行和主要股東的關聯。

這指的是誰?反正溫州銀行的第一大股東就是房地產公司新湖地產。

04

債務壓頂

一個人能永遠踩在風口上嗎,運籌帷幄百戰百勝嗎?

大概率是不能的。如果主業能永遠蓬勃發展,誰愿意再去踏足新的風險,追風口很多時候實則是迫于無奈。

2019年胡潤富豪榜上黃偉、李萍夫婦以230億財富,排行胡潤百富第136位。而去年兩人的資產為330億元,名列溫州首富,一年的時間資產縮水三分之一,側面折射了新湖系的日子并不好過。

2015年至2018年,新湖中寶的銷售額在突破100億大關后,陷入瓶頸,分別為108.61億元、160.11億元、132.08億元和162.38億元。這似乎描繪出了天花板的位置。

2019年前9個月,新湖中寶的合同銷售額為100.4億元,同比下降14.12%,頹勢明顯。

從2016年以來,新湖中寶對投資收益已經越來越依賴了。

2016年,在收入同比僅增長17.1%的情況下,新湖中寶凈利潤上漲幅度竟超過4倍,靠的就是投資收益。當年,新湖中寶在二級市場大幅增持中信銀行H股,并派駐董事,對中信銀行達到了重要影響的水平。由此產生的股權投資轉換收益達到57.39億元,而2016年,新湖中寶的歸母凈利潤也不過58.38億元。

2017年,同樣是對金融行業的股權投資收益撐起起了當年的凈利潤。僅中信銀行、盛京銀行兩家貢獻的投資收益就高達24.81億元,再加上賣出新湖期貨的部分股權所獲得的4.36億元收益,與33.22億元的歸母凈利潤所差無幾。

2018年,還是中信銀行撐起了新湖中寶的面子。

從收入看,新湖中寶還是家地產公司,但從利潤來源來看,它已經是一家對金融類企業情有獨鐘的投資公司。

但房地產是資本密集型行業,新湖中寶大手筆投資,資金壓力便在換擋過程中凸顯了出來。

2018年6月末,新湖中寶的負債破了千億。千億負債的房企比比皆是,不足為奇,但像新湖中寶一樣銷售額只有160億元的,并不多見。

新湖中寶在今年半年報中稱,公司剔除預收款項后的資產負債率僅64.5%,在同行業中屬于偏低水平,言語中透露出些許驕傲。

市界將Wind分類下的130家A股房地產管理與開發公司的此項指標進行排名,卻發現新湖中寶排到了前20名,明顯偏高。

三季報顯示,新湖中寶的短期借款和一年內到期的非流動負債之和達到了220.6億元,貨幣資金加上容易變現的交易性金融資產之和為147.9億元,仍有超過70億元的資金缺口。

新湖中寶只好通過賣地和不停地發債來解燃眉之急。不久前,新湖中寶將上海的舊城改造地塊作價67億元轉手給融創。11月22日新湖發行一期公司債,擬用于償還到期或行權的公司債券等公司債務。而其后續的的待償壓力依然不小,2020年度待償還金額達到211億元。

哈高科也呈現出投資收益重于房地產業務利潤的現象。

2016年至2018年,歸母凈利潤分別為1537.73萬元、2094.13萬元和1513.66萬元。同期,對聯營企業和合營企業的投資收益分別為-370.2萬元、1429.27萬元和2172.17萬元。

這兩家公司的房地產業務利潤都是相當微薄甚至虧損,靠投資收益扭轉尷尬局面。

說到底“327國債”中獲利的人,大都在彼時的巨額收益中形成了投機為上,弱肉強食的價值觀,但現在金融生態大不相同,制度逐步完善,投機可獲利一時,卻難存一世。

  版權及免責聲明:凡本網所屬版權作品,轉載時須獲得授權并注明來源“環球光伏網”,違者本網將保留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的權力。凡轉載文章,不代表本網觀點和立場。

延伸閱讀

最新文章

特斯拉賽博卡車將為太陽能汽車? 特斯拉賽博卡車將為太陽能汽車?

精彩推薦

產業新聞

“攜號轉網”服務今天正式上線,在全國范圍推行 “攜號轉網”服務今天正式上線,在全國范圍推行

熱門推薦

双色球推荐号码28期